阅读新闻

上游材料涨价下游产品鱼目混珠可降解塑料概念还有多少炒作价值?

发布日期:2022-03-12 02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3月3日,一则消息引爆了A股可降解塑料板块,多只个股暴动,原因是首个全球“限塑令”要来了:2022年2月28日至3月2日,联合国环境大会第五届会议续会召开,此次会议最重要的议题之一是治理全球塑料污染问题,世界各国政府将讨论制定首个应对塑料污染的全球条约。

  不过,经过大涨后,3月4日,可降解塑料板块表现平平,天元股份(003003.SZ)早盘触及涨停,午后回落,昨日涨超12%的金丹科技(300829.SZ)今日最终收涨0.05%。

  为何可降解塑料概念持续性这么差呢?某市场人士对银柿财经记者表示:“其实这个赛道已经不是蓝海了,拥挤和乱象使得投资价值大打折扣。”

  事实上,早在2004年,我国在《可再生能源法(草案)》和《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(修订)》中就提到了可降解塑料,鼓励再生生物质能的利用和降解塑料推广应用。随后,多年来相关政策也一直在不断推进与落实。2020年是可降解塑料的大热年,当年1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生态环境部公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》,同年6月,国家发改委等9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》,进一步限制了不可再生塑料的应用。

  从2020年6月开始,“以纸代塑”的仙鹤股份(603733.SH),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股价从14.84元/股被一路推高至44.58元/股。

  也是从2020年开始,中国生物可降解材料热度飙升,从生产企业、塑料制品加工企业,到下游零售、外卖、快递等行业,都有入局者蜂拥而至。两年过去,大热的生物可降解材料行业发展如何?银柿财经记者将以主力品种PLA和PBAT为例,做一下分析。

  记者了解到,PLA的制备是以乳酸为原材料进行合成的。目前合成方法有很多种,较为成熟的是乳酸直接缩聚法,另一种是先由乳酸合成丙交酯,然后在催化剂的作用下开环聚合。此外还有固相聚合法等。据中金公司研报,PLA受到丙交酯高技术门槛限制,NatureWorks、Total Corbion等外企仍是全球的龙头供应商。目前国内企业仅有浙江海正生物材料(科创板申报)、中粮科技(000930.SZ)、金丹科技(300829.SZ)等少数企业逐步打通了全流程。

  PBAT方面,目前的主流生产方法为共酯化法,工艺操作简单、流程短、原料利用率高、反应时间短、生产效率高。以前,海外企业如巴斯夫和Novamont等在规模和技术上都领先于国内企业。但随着国内科研院校及企业加大投入,国内生产企业提升技术水平,加之万华化学(600309.SH)、华峰化学(002064.SZ)等化工巨头对PBAT进行布局,经历数年发展,我国的技术发展已经成熟,PBAT产能居于全球领先地位,在建产能较多。据中金公司分析,2022年,具有成本控制强、具备大化工能力的企业有望逐渐胜出。

  银柿财经记者获悉,从成本角度来看,近5年PLA的成本略高于PBAT。据悉,PLA属于生物基生物降解塑料,单体原料为乳酸,主要由玉米等粮食作物发酵制成,生产成本较高,近年来国内乳酸价格相对平稳。

  通过查阅资料,记者了解到,PLA在2018年以前,价格稳定1.6万元/吨~1.9万元/吨之间。2018年之后,3D打印热潮导致PLA价格上升至2万元/吨台阶。2019年,法国一家卷烟过滤嘴使用PLA,一次性几万吨的采购量,导致PLA价格一路飙升,到2019年底站上了3万/吨的台阶。PLA的第三波上涨是2020年,受国内产能不足、国外控量供应的双重影响,PLA最高位报到4万元/吨~5万元/吨。目前,据隆众资讯,华东地区PLA牌号FY201、FY601、FY801,主流商谈价为26500元/吨。

  PBAT属于石化基生物降解塑料,单体来自石化路线-丁二醇(BDO)、己二酸(AA)、对苯二甲酸(PTA)或对苯二甲酸二醇酯(DMT)为原料,通过直接酯化或酯交换法而制得。

  据公开数据,2019年以前,PBAT价格基本维持在2万元/吨~2.2万元/吨之间,产量少、成本高,市场规模小,价格相对稳定。由于PBAT单体均为石化产物,目前国际油价大涨,产品价格也跟随原油价格波动,据隆众资讯,截至3月3日中午,华东地区PBAT主流商谈22300元/吨~22500元/吨,低端价格较昨日上涨300元/吨。隆重资讯称,近期由于上游原材料成本持续增加,下游需求跟进,贸易商及部分下游工厂有囤货现象。

  近期,国际玉米价格和原油价格均有上涨,布伦特原油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,达到119.84美元/桶。PLA和PBAT在原材料端双双涨价,或将增加下游生产商的制造成本。

  应用方面,PLA的下游应用主要有生物医学、涂料、工业材料及包装等。PBAT因其具有良好的延展性、断裂伸长能力、耐热性和抗冲击功能,同时具备优良的生物降解性,是膜材料主体,被广泛应用于塑料包装薄膜、农用地膜等膜材料中。

  一位行业人士对银柿财经记者指出:“虽然PLA和PBAT的应用领域有重叠之处,但各自特点不同,比如PLA属于硬塑料,而PBAT属于热塑性生物降解塑料,可类比石化产品中的聚丙烯(PP)和聚乙烯(PVC)。两者通过混用改性可以多应于多种场景。”

  “当然上述两种材料并非十全十美。”上述人士补充道,“承重能力低,透明度低,成本偏高,降解周期可控性不强等缺点一直是这两类材料各自的痛点。”

  此外,市面上不乏打擦边球的现象存在。记者在某购物软件上查询到一款商品,标注180天可微生物降解,但是其原材料为HDPE与mPE,根据国管局发布的《公共机构停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制品名录(第一批)》,这两种材料均属于不可降解材料。

  上述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:“由于国内市场体量巨大,大量的商家对国家认可的降解制品存在认识时间短、认知不充分的情况。市场上鱼目混珠的情况时有发生,‘伪降解’和‘部分降解’产品仍然在扰乱市场秩序,打着‘可降解’的擦边球,以低于正常可降解塑料产品的价格流通。这不仅阻碍了禁塑工作的落实,还危害了商家和消费者的利益。”

  一位私募基金研究员对记者表示:“缺乏行业规范,会导致市场乱象频发,小、散、乱的情况使得可降解塑料这条赛道的投资价值大打折扣。”

  对于可降解塑料的发展前景,上述研究员表示:“对生物全降解塑料及制品应加以监管,比如列入强制性认证,坚决防止‘伪可降解塑料’进入市场。只有在建立健全制度和规范的前提下,可降解塑料行业才能迎来可持续性发展。”